移民枫叶国登陆一年之际,你问我后悔了么?

出国FM

5月28日,阴。

今天距离一年前裸辞登陆加拿大,正好一年。

好吧。先说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,打算移民登录这一年来,后悔了么?

关于这个问题,可以很负责任且毫不心虚的理直气壮的回答,目前为止还真没有。

一、先说说不好的地方

1.什么好吃的都没有

火锅、烤串、小龙虾依稀残梦里,甚至都已经开始开始觉得麦当劳好吃了。

当地最流行的餐饮除了这种同质化非常严重(做法除了炸就是烤)的还能保持蜜汁自信的吃鸡馆子,要么就是魁北克特色的骄傲Poutine,说白了就是肉汁奶酪加薯条,虽然刚来就被各种安利,但我始终停留在看别人吃得很欢的欣赏水平上。

这薯条无论是蘸番茄酱还是蘸肉汁,它不始终还是炸土豆条么?不能理解非要另取一个名字的嘚瑟的内核。

馋疯了的时候时常会想,什么饮食健不健康、安不安全,首先是要好吃才能担当上吃货的自称。

总的来说,从饮食方面来看,阶层掉落严重。

2.办事效率极其低下

上个月临去美国之前,突然收到这边的Transport Canada(相当于我们的交通部,之后简称TC)的一封邮件,看完邮件,我懵圈了好半天才搞明白,邮件答复的是去年8月份,曾经给他们发去询问执照转换相关事宜的邮件。

这都快一年时间过去了,我自己都把这茬忘了,他们居然还记得。隔了那么长时间,居然还在不紧不慢的跟进,佩服佩服。

而且问题不单在于效率低下,办任何事情还非常的“水”。

孩子刚来的时候,因为涉及疫苗注射的问题,其实我们本身知道大概还有哪些疫苗需要注射。可是加拿大方面本着对每一个孩子认真负责的态度,让我们提交了包括疫苗本在内的一系列材料,以翻译及核对之前注射过的每个疫苗号码,进而最终确定需要补种的疫苗。

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,直到近半年后,都已经错过了,原定疫苗的接种时间,我们得到通知,他们把递交的材料弄丢了,麻烦在补交一分,merci!(法语谢谢)….

其实说句公道话,魁瓜们在生活中处处体现出的这种效率低下和做事全凭一个“水”字。不是办事不上心,相反他们做事很认真,但也许是从来没有经过996的磨砺,他们真的是能力打不到。好在最终依靠制度设计保障,磕磕绊绊的还是能把事情办完。

3.头发“不保”

前两天听说,小天使都要入手柳屋生发液防脱了,我果断决定放弃治疗。

原先我还在担忧,30多岁就无法可脱的窘境,现在完全换了一个心态,毕竟在这个地方,30岁年龄组里,我的发量已经名列前茅。

也不知道是偏硬的水质,还是因为通透的空气无法阻止直射的紫外线,亦或是因为气候的原因,反正无论是各种口服还是涂抹,无论男女,头顶发量都在以肉眼察觉的速度,和在当地生活时间长度成正比的减少,我周围的人无一幸免,非常公平。

许久不见,有一天可能就认不出来了,因为秃了。

二、再说说好的地方

对孩子来说,在枫叶国100%的要比在国内好多了,这一点也是当时考虑移民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半年前那片文章《我为什么移民》在某乎发表之后,文章评论区留下了很多高知柠檬精的“逆耳忠言”,比如:

 

长腿妹当时干了他们这“辣眼睛”的“柠檬水”,差点肺都要气炸了。我倒是觉得他们说得很有道理啊。

以目前状况来看,我们家那怂娃除了日常傻乐和莫名的嗨点,无论是在足球跑酷游泳滑冰上还是击剑上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过人的天赋。唯独在表演声乐和钢琴上,略微表现出了双鱼座的星座天赋。可就这点小把戏,在国内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面前,也是万万不足为晒的。

若是留在国内,不难想象,现在大概已经成为仰视各种“花式牛蛙”的分母,我自己也只能沦为被“别人家爸爸”摁在地上摩擦的,千万故作镇定的爸爸之一。

然而,我并不想这样,我只想逃避到一个民风尚且很“水”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莎莉鸡快乐的小美好。

事实上,相较当年国内教育苦苦思索的死局,娃每天操着地道魁瓜口音的法语,兴高采烈的和他的小伙伴们上着学费不到国内十分之一的IB课程的学校,还没算退税和魁省每月良心的牛奶金。无论是从他的状态上,还是从认怂爸钱包的状态上来看,都是我们想要的。

简直忍不住引用曾经火遍朋友圈的那一句话——“不争,亦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”

其实真应该感谢这些离雾霾很近的公知们,是怎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,让他们操心着着离自己很远的大麻?

且不说这已经合法的东西,吸不吸是每个人的自由,就想问问公知们了解过在历史上曾经贩盐卖酒都是违法的事实么?

至于最后一条评论的那位朋友,难道是唐国强么?求你别逗了。

孩子愿意当厨师和司机当然都可以,但是这辈子不考虑新东方和蓝翔,当爹的还是有能力做这个主的。

以上,是这一年来,感觉到最好的最满意的地方。对于从小听着孟母三迁的故事长大的人来说,仅此,足以。

不然只能说从三字经开始,那么多人的书,白读了。如果自己的书都白读了,还去接着坑自己的孩子,重蹈覆辙,这难道不是一个悖论么?

三、一年以来的收获

一年以来的收获,除了当了一年的家庭煮夫,学了几句蹩脚的法语,加拿大厨艺学校肄业,还取得了2个执照,即将取得第三个“Plastic license”。

但我觉得收获更大的,不是这些资质上的认可,而是眼界上的拓宽,源于海量信息无阻碍的获取。

可能我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。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谷歌和维基百科,这一年来谷歌和维基百科畅通无阻的使用,在再次塑造我的历史观、世界观和生活问题的解决上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我沉醉于有用的没用的知识的摄取,并且始终认为百度也好,谷歌也罢,只有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我们的世界,我们才能了解世界真正的模样,才能帮助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我第一次认识到,很多意识形态、很多观念注定永远没法调和,只会渐行渐远。这其中并不一定分对错,或者优劣,而是站在不同的立场和出发点下,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永远不可能互相理解的。举三个例子:

上面这两张照片拍摄于晚上周末9点的娃的学校,从空旷的校园和停车场可以看出,学校此时已经空无一人,但同时能看到,学校内的灯光并没有熄灭。

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总是纳闷,为什么那么晚了学校却不熄灯,很多时候甚至所有教室都整晚留着明亮的灯光。后来才搞清楚,因为加拿大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,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生产国,水是不要钱的(没有水费),电嘛常年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,如果不及时耗电,反而会给电网造成巨大的负担,所以一般没人的地方,没事不关灯。

所以你跟他们(学生)讲,要节约用水,节约用电,会是非常苍白的一件事情。可想而知就算一个加拿大人能看得明白中文,那他也不会明白下面这句我们从小司空见惯的中文是什么意思…..

1.开车的习惯

去年考驾照,第一次路考的时候,其中有一项因为反复“犯错”而被反复扣分,最终导致路考未能通过。

考官讲评时和我说,我几乎是在每一个路口,都下意识的减速慢行,是非常错误的。

因为在没有停牌或者信号灯的情况下,你有绝对的路权,为什么要减速?旁边的车如果撞上你了是它全责。看见汇车,总是减速,反而影响别的车辆通行,是错误的。

在国内开了十几年车,不知道听了多少老司机语重心长的告诫过——每逢路口减速慢行,注意观察。不撞别人不是本事,不被别人撞才是本事——那一刻,我的内心是苦涩的。

2.对不起老师,作业占用了我太多时间

国外上课是可以嚼口香糖的。

在魁北克上课除此以外,是可以吃胡萝卜和芹菜的——想象一下,老师在上面扯着嗓门讲课,学生在下面嘎嘣脆的画面有多美。

更过分的是,长腿妹上课的时候,发生过不止一次有意思的现象——魁瓜同学嫌弃老师布置作业太多,而当堂否决了老师布置作业的计划,表示这么多的作业根本无法完成,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。

老师虚心听取了同学们的抗议“建议”,然后当场整改了,整改了,整改了……

反观国内,从小时候的“把要我学,变成我要学。”终于发展到到当今的“996福报”,才是一贯主流嘛。

不难看出,以上这些差距和差别,是源自最初观念形成的时候。它不会调和,也不可能被理解。这并不是必由之路、迎头赶上或者弯道超车的问题,而更向是在一局电脑游戏里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科技树的问题,不但没有接近,反而渐行渐远。

可怕的是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如今都有一个共识——选择比努力更重要;更可怕的共识是——和游戏不一样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。

除了以上认知上的更新,还有一些对我很有意义的收获是,这一年,我睡了一年的好觉,呼吸了一年的有点甜。

前两天和一个在国外飞的小兄弟聊天,他表示虽然在国外收入也不低,环境也更加宽松,但还是想回国,因为还是更喜欢国内的生活。我说,我也喜欢国内的生活,是男人都喜欢中国的生活。可是有一天当了爸爸,就会发现男人能牺牲很多。

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,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×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400-698-3225,或者添加麦克斯小助手微信进行咨询(maxchuguo),备注“移民故事”。

本文系转载自网络,原文出处:微信公众号-飞行的魁瓜生活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,如有侵权请告知,马上删除。

继续阅读
发表观点
  • 昵称不能为空
  • 邮箱不能为空
  • 还是写点什么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