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希腊找到了第二个家

希腊移民故事

前2年,父亲重病时,我们一家人看病的艰辛历程,真是让人永生难忘啊!父亲是54年生人,我们家当时还是一个“小地主”,正巧赶上特殊时代,一家人都被迫下了乡,年轻时那段艰苦的岁月,父亲没少吃苦受累,也给他烙下了不少病根,不过也遇见了革命情谊,收获了我妈。回城之后,父母就开始南下下海经商,辛苦打拼,印象之中,他们常年在外面忙碌,应酬,交际,也正因为如此,才有了我们这些后代的幸福生活。一直以来父亲的心脏都不是很好,09年又查出来脑血栓,简直雪上加霜,10年的时候,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单独行动都成问题,断断续续的住院,治疗,我也就没闲着了,常常是家里医院,两头跑。

我是老大,还有个弟弟在美国读书,所以,很多事情只能我亲力亲为,我经常会工作家庭顾得焦头烂额。我深刻的体会到,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。为了给老人看病,好说歹说,终于把老人从东北老家接来北京,北京各大医院我们几乎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,让我得出来一个结论:所有问题都是要用钱来解决的,但是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。那几年我们花钱看病,住院,治疗上的钱少得几万,多的也有几十万,为了父母的健康,其实花再多钱都是值得,我们也愿意花钱。但是有时候,为了找个好医院,好床位,预约一个专家号,放心的做一台手术,只有自己知道要吃多少顿饭,托多少关系,给多少红包,而且每次都怕人家不收礼!都说现在的老百姓总说看病贵,看病难,这难点说到底,还是难在人和钱上。不能全盘的否定,国内的医院当然也是治病,救人的,父亲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了,但是也要靠药物来调节维持。身体好转了,这倔老头,又开始吵闹着要回老家。

北京一到冬天雾霾很严重,他只能每天在家里呆着,被我“圈养”着,其实我也知道他心里憋屈,透不过气,想出去遛弯儿。可是我哪敢再放他们回去了,这万一要是有个闪失,我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?为这事,和老公商量了许久,想来想去,老公说:不如我们移民吧,你先带他们走,儿子女儿也要上初中了,面临择校问题,正好一起都能解决,国外的医疗福利也相对好,适合他们养老!我想想也是,这也的确是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之后我们不断看国家,找项目,最后选择了希腊,就开始着手办理了。自己本就一大摊子破事,根本没那么多时间亲自申请,给了概要的材料,大部分工作都是移民顾问帮助我完成的,这点我到现在还很感激。当然,要说服老人移民去陌生国家,比说服他们留在北京都难得多,孩子是父母的命根。不过,孙子,孙女总是祖父母手心里的宝,为了孩子们,最终他们也妥协了。因为移民希腊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,没有语言、学历、经商经验这些硬性要求,我作为申请人的话,还可以带上父母还子女一起移民。我和老公就把老家的房子卖了,再凑了一些钱,作为启动资金。

最后总花了25万欧元在雅典买了一套三居室。希腊的白天景色一般,空气是好,到了晚上,有了灯光,立马就变得梦幻神秘起来。老爸特别喜欢在阳台上看远处的帕特农神庙。儿子喜欢希腊神话故事,每天都有新发现。近年来,希腊的经济逐步复苏,旅游业旺盛,到处都能遇到来旅游或者看房的国人,希腊开始受到投资者青睐,这也给了我更大的信心,自己当初的决定没错。我挺看好希腊经济的好转的,希腊房产未来升值潜力极大。

现在我们一家人来到希腊已经快一年了,安了家,孩子也进入了理想的学校,给父母买了保险,定期都会到医院进行检查,预约医生,不用排队,药价也不高,花不了什么钱,希腊气候,空气很好,老人的精气神更足了。生活步入正轨,我英语勉强可以,除了会有一些语言问题以外,膝下有孩子陪伴,二老的生活也很顺心,我发现这最大的受益人,好像还是我自己,真是彻底的回归到了生活的本身,被希腊给美醉了。闲暇时我会带着父母,孩子四处玩一玩,寒暑假我也会带他们回国看看,我的义务和责任也都尽到了,辛苦老公还在国内奋斗,我们很感恩!

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,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×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400-698-3225。


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,如有侵权请告知,马上删除。

继续阅读
发表观点
  • 昵称不能为空
  • 邮箱不能为空
  • 还是写点什么卅...